慈父徐剑文纪念馆
  查看图片
慈父徐剑文
1956-07-14 ~ 2020-06-10
 
到访:1632  墓地祭奠:668   留言:112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写在你走的第二十一天 - 机场挥手的那个身影
不孝女徐婉  2020/6/30 10:45:00  浏览:48

爸爸,今天是你走的第二十一天。三七祭。

加州的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眼,下午我独自站在院子里,想着你从前灿烂的笑脸,我张开双臂,假装抱了抱空气中的你。我知你已经离开,不舍的人是我,放不下的人亦是我。

你离开的这些天,我仿佛要把眼泪哭干了似的,好想把自己挂在风里,吹吹干,拍拍醒。

那年冬天,奶奶去世,你长途奔袭赶着去见老人家最后一眼,今年夏天,你却连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给我。你留给我最后的一条视频,是那天早晨你吃早饭的时候,说宝贝女儿,今天深圳的天气非常好。你是想让我记住你最阳光的样子吗?我会把你的笑脸牢牢刻在心里。奶奶去世的那一年,你一整年蓄着胡须,憔悴的很多,那次吃晚饭,说起奶奶,你拿手捂着脸,哭的像个孩子,那也是我唯一一次见你落泪。你当时心中的痛,那份生死离别撕心裂肺的滋味,我如今感同身受。

从大学毕业出国那年,你在上海送我出关,那时的我意气风发,像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马驹,恨不得赶紧去那广袤的草原奋马扬蹄奔前程,全然没有留意到你在机场送我时的那份老父亲的担忧和不舍,我在芝加哥转机,前后飞了30多个小时才到学校宿舍安顿下来,借了师姐的电话打给你报平安,你第一句话是说“谢天谢地,宝贝女儿,你终于到了,你快把爸爸等的急死了,我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白头发都要急出来了,你安全到了就好。”

以后的这些年,你总是来机场接我,在北京,在上海,在乌鲁木齐,然后又一次一次的送我离开,每一次走的时候你都说,好好工作,爸爸这儿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每一次我离开都要不停的告诉自己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去年年底我出差去韩国,台湾和上海,结束工作后,我回家工作加休假了一个多月,你还是每天忙着工作,我想多陪着你,哪怕只是出门的一小段路,搀着你走让我觉得安心。你说夏天你和妈妈会过来我这边住几个月,还说要教两个宝贝吹长笛,弹钢琴,我们眼巴巴的盼着,结果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我们心心念念的期待着你们过来,结果你在6/10号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开了我们。

昨天晚上,大宝睡前和我说:“妈妈,我想姥爷了,姥爷什么时候过来看我们”,小小的孩子懵懵懂懂 不知生死相隔,再难相见,他的一句话让我泪目雨下,不能自己。

机场里,你带着鸭舌帽挥着手让我进安检的那个身影,一遍一遍的在眼前浮现,挥之不去,爸爸,如果从头来过,我不想出国留学,也不想留在美国工作,我会想留在乌鲁木齐,好好守着你和妈妈。

爸爸,对不起。
爸爸,我想你。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