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父永安好
  查看图片
慈父郭国义
1934/10/17 ~ 2019/2/26
 
到访:4104  墓地祭奠:261   留言:801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二百五
小丽  2019/4/15 20:31:00  浏览:99

    吃早饭时,想着过去的事儿,我突然说:“我发现,我就是个二百五!”
    他诧异地看着我:“哦?”
    我叹气说:“我小时候也干了不少家务活,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去干,好像就是想干。不像你们,从小就知道父母不容易,多干点活,为他们分担。”他想想说:“那你是有兴趣。”
    兴趣?想想,是有道理。当时干的家务大概分为两类:家长布置的,比如扫地、刷碗之类,不大乐意干,但也干了;自己想干的,比如擀面条、烙饼之类,可能就是感兴趣了,就会趁爸妈没在时偷着干。
    记得第一次擀面条,是在一天的中午,妈下班回来,准备擀面条。我正淘着菜,妈出去和哪个姨说话。说了一阵了,还没停下来的意思。我赶紧回忆着妈擀面条的样子,开始和面。业务太不熟练,呼隆一下子倒的水多了,面和软了。揉进去好多面粉,还是软。先擀成小圆,再左擀擀,右擀擀,粘了就撒面粉,慢慢擀成大圆。一边擀一边担心妈回来吵我,等我把大圆折叠成长方条,就要切的时候,妈回来了,我等着挨训。还好,妈指点着说了几句就接过刀切面条。
    还有一次,是下午,爸妈没下班的时候,我又兴致勃勃地烙起了葱油饼。和面、擀面,与擀面条的程序一样。擀成大圆后,在上面撒上盐、五料面、葱花,端着油壶在大圆上转几圈倒上油,把盐、油等调料抹均匀,再从自己这边卷起,把大圆卷成一个长条,把长条盘成螺旋状面团。程序到了这一步,本该把螺旋状的面团按成一个圆饼,再擀成鏊子大小的圆就能放到鏊子上烙了,可我平时看妈做的时候没把程序看全,就又把螺旋状的面团反复揉了,才擀成鏊子大小的圆烙了。结果,我期待的一层一层的葱油饼一个层次都没有,当时我还纳闷,不知哪里出了错。
    再一想,说是有兴趣也不全对。如果全凭兴趣,就是感兴趣了干,没兴趣了不干。不仅没有为爸妈分担的动机,反而是想干就干,不想干了就不干,这不成了任性的小混蛋,不更是二百五了?再说,有些活开始是新鲜,感兴趣,以后就不是兴趣不兴趣的了。
    比如挑水。前后院的同龄孩子,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说着,笑着,玩一样地去了。开始挑半桶,把两个盛了水的桶,按照扁担长度一前一后放好,用扁担上的钩勾着水桶的提手,再半弯着腰将扁担在肩膀上放好,让前后平衡,不平衡的话,前边或后边的桶会翘起来,而另一端的桶则会挨到地上。双手扶着扁担,歪歪扭扭地走着,一不留神儿,就管不住脚了,忽然偏向一边走去了。挑一会儿,放下歇歇,换换肩膀。如果看过豫剧《朝阳沟》里银环挑水那场戏,你会笑你前面走来一群有男有女的小银环。渐渐地,由半桶水到多半桶水,到一桶水,再到满满的一桶水。太满了,走着会洒,不知跟谁学的,我们还会在桶里放几片菜叶儿漂着,水就不洒了。
    其实,挑水这活不好干,肩膀压得又疼又酸又困,腿走着走着就软了。哪还有兴趣呢?可就是还要挑,可就是想不到这是在为爸妈分担。这是为什么呢?真不知道。
    按理说,作子女的,能够或多或少为家里做些事,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乐意还是不乐意、有没有为父母分担的想法,客观上都是在为父母分担,也不必为动机而纠结。但想起爸妈的好,特别是在爸永远离开后想起爸的无限的好,我还是觉得自己不懂事。虽然是有兴趣的没兴趣的做的也不少,但还没有尽心尽力,尤其是没有尽心。如果懂事点儿,体谅到爸妈的艰难,就会更多、更主动地从他们肩上卸下一些生活重担给自己,同时,掬一捧亲情的阳光温暖他们,慰藉他们,那么,爸的人生旅途中,岂不多一些舒心去看看蓝天白云,听听泉水叮咚……
    如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是二百五。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