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慈母
  查看图片
慈母刘玉珍
1952/7/22 ~ 2018/5/18
 
到访:1452  墓地祭奠:3   留言:49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端午情思
追忆  2018/6/13 21:24:00  浏览:60

  暴雨停停歇歇,持续了好几天了。停驻时却常无风,整个小镇闷热难当。虽如此,心境于我,却仍难免有深秋苦雨的感觉。工作尚能勉力应付,生活却索然。但无论如何,传统的端午仍旧要来了。
   和父亲通话,知他已早约好哥和姐他们届时会去村里过节。这是母亲走后我们将度过的第一个农历传统节日,也将是妈妈在那边过的第一个,想着她和奶奶离得近,也不至于太寂寞。希冀着我们很多的相思,她都能知晓。
   只是于我们还在尘世挣扎的人,这样的气氛却难免伤感。记忆中,母亲还在村里长住时,这时节,粽叶往往已经备下了,只待我们回家,就会有可口香甜的粽子吃。粽叶是她在晨光中,从门前的山林里采回来的。糯米虽已早不是自家种的,但必定也是细细挑选过,隔夜用山泉水浸泡,捆粽子的棕叶也是选的当年生尚没有散开叶的透着种白嫩的。那时哥哥也很会包三角的粽子,母亲经常夸他。
   母亲身体并不强健,年轻时的每年春天,通常也会感冒大病一场。我那时最害怕的就是放学回到家,看见母亲躺在床上,若是她病了,我再回到学校,也会每天不安。而端午就是比较明显的分割,一般过了这个节日,她身体的毛病就会全好了。
   身体好的母亲,会忙个不停,经常会说这个没做好,那个没做完,然后就叫我到一边玩去。其实很多时候她都是愿意自己辛苦不想让家人累着。我偶尔帮一帮她,她就会特别开心。只是我那时除了寒暑假,在家的时间也是极少的。
   在我们老家,端午节是有三个的,初五,十五和二十五都是,又数十五最为隆重。那时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这个时节,仍是要认真对待的。母亲那时通常会去赶集砍两斤新鲜的猪肉,再买点大辣子(菜椒)。往往也早早会给舅舅他们说好,叫嘎公到我家过端午。那时还没有手机和电话,在集上碰头算是最好最省力的办法了。因为我的两个姨也嫁在我们村的,嘎公一来会在三家住上些日子。那些日子,母亲都是很开心的。即使后来母亲因病去了城里,在租房住的日子,仍把嘎公接去玩了十多天,其实那时母亲的风湿已经很严重了,身体也很虚弱,很多时候她还是坚持自己煮饭给外公吃。母亲的厨艺很好,也很爱干净,什么都收拾得井井有条。
  嘎公的生日也是在五月的,那也是母亲不多的回娘家的日子。外婆去世得早,我妈他们几姊妹对照顾嘎公也很上心。只是没想到的是,母亲会先于外公走了。当我那天看见九十多岁的嘎公来为母亲送行的时候,我知道他的悲伤不会亚于我,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对他说。
   端午到来时,老家的天气也差不多正式入夏了。蝉鸣也渐渐多了起来,记得木梓树的花也开得很好。堂姐对我说,今年春节她和母亲视频时,母亲曾提过她好久没回娘家去看看了;三四月时父亲也曾对母亲说,外公的生日近了,到时一起回家看看。可惜母亲的愿望最终没能实现。她提前一个月走了,没能等到天更暖她身体状态好的时候。
  现在,最美的季节已经来到,母亲。我想您。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