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父燕礼孝-慈母冯一梅天堂家园
  查看图片
燕礼孝
1934 ~ 1993
  冯一梅
1935 ~ 2016
 
到访:1035  墓地祭奠:0   留言:17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我的父亲母亲
小珍  2018/7/11 17:03:00  浏览:58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走的早,母亲离开我们,也快两年了。这两年里,家里的家具包括小摆件,都还是按原来的样子摆放着。

大家商量的意见,鉴于房子空置,长时间不使用也更容易损坏也没了人气,就收拾整理出租出去,多少也有收益而不至于浪费。姊妹一起整理了物件,大致归类。

大部分是父亲的书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了。我们几个自家谁能用得上的就搬回各家。给予现在每家生活用品都以应齐备,就归类放置旧物回收站或者将送回老家人。我也只带回了一些照片和小物件留作纪念。

整理的过程,仔细翻看父母的影集,父亲的各种证件都保存完好,我惊奇的发现:1952年,那个时候的准考证,大学入学通知书.......父亲当年考大学的准考证、西北大学的入学通知书:专业是法律系。学生会发的哪带有繁体字的措辞温馨而又明确的活动邀请函,尽管纸质有些发黄,我想当时的学生的父亲,一定也是怀着愉悦的心情参加并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而保留了这张邀请函,在大学里的游泳证、学生会干事的会议证、大学期间的学分统计本,知道那个时候是5分满分制,有些科目分优、良。看到不服输的父亲几乎门门功课满分,只有汉学是4分,有个别副科是良。父亲大学毕业证,还看到了父亲工作时的持枪证……还有父亲、母亲不同时期的照片。
看着父亲上大学前和入学时的照片,都能想象,当年身高1.8米的父亲,是怎样的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迈着怎样豪迈的步伐跨入大学校门的.......这种画面在我的脑际挥之不去......翻阅父亲的藏书,感慨万千,父亲涉猎广泛,书,不但读了,还有大量的批注,记录,自己的随笔,想想也很惭愧,如今我们都不怎么读书更别谈批注笔记了……也唏嘘感慨,父亲走的早,那个时候的我,只想着怎么和他逆反,都没有好好交流过!如今我们也活到可以和父亲能畅谈生活的许多感受时,父亲已经不在了,想想当年自以为是的自己,也常想起父亲时常说自己的话:我的傻女儿啊,要不就说:出门别傻傻的噢……当时我是怎样的倔强的说:谁傻呀!人家好着呢……

整理完毕回家的那个晚上,尽管回到家已经比较晚了,忙了一天也比较累,可我整夜未眠......

父母在,家就在。父母走了,原来想着,母亲最后离开了我们,房子在那里,父母生活的印迹还在,也算家还在呢。如今整理完毕,父母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们在这边整理,小妹在北京听着我们的整理过程,和我一样的感觉:爸妈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人就这么一代一代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很是伤感。敏感又感性的性格造就了这样的人更容易怀旧伤感吧……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再无归途。

从此以后,家中都再不会有母亲等待的身影。

再也找不到母亲生活过的痕迹了……不觉心疼难忍,哭泣不已……

这个时候,我更能理解保存古迹的意义了,拆了重建,不是那个意思了。

所以,从整理完,就一直感觉,母亲的家,没有了!这种复杂的感觉真是无以言表!

今天听哥哥说,房子已被人租用,瞬间觉得,父母的家,彻底不存在了!

也许人们不能理解我对我母亲的感情,谁的生活里融进了谁的酸甜苦辣,谁就更能常常忆起。

      父母永远在我们心里!

                于 2018.4.15深夜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