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网
 
李晶瞳网上纪念馆
  查看图片
李晶瞳
1984/7/6 ~ 2017/10/10
 
到访:7753  墓地祭奠:304   留言:216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你在等我
雯雯  2018/11/9 7:04:00  浏览:36

      我是没什么时间观念的,你却是最守时的,所以总免不了等我。刚认识的时候我还能有所收敛,但后来还是本性暴露,慢慢你总结出了规律:我说“马上”意思是十五分钟以内,“一会儿”就是半个小时,“稍等等”就要做好一个小时的准备了。

      记得第一次让你等很久是那年清明节假期,当时住在绍兴路,我从家回来,你立马飞奔来找我,我也恨不能马上见到你。但刚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车灰头土脸,想想还是决定要梳洗打扮一番。我紧赶慢赶,和你说着“一会儿”、“马上”,心里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见到你,你没有一点愠色,却是一脸委屈,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呀?

      后来,在绍兴路楼下等我成了常事,楼下地砖、水表、甚至电线就成了那段时间你拍照的主题。在你谙熟我的时间规律后其实不太用等我了,但你还是愿意早早的到我公司门口、宿舍楼下,为的是在第一时间见到我。等我甚至成了你日程安排的一部分,你开始随身带着笔记本,好在等我的时候也可以工作。

      最不能忘记的一次等我是在你生病之后,刚刚做完第一次介入手术从上海回来休养,那次是反应最大的,发烧、胀痛反反复复好几天,我在你身边几乎一刻都没离开。待你稍稍好些,我决定回公司交接下工作继续请假回来照顾你,临走的时候你一再说快点回来。但到了公司整理交接、几个领导同事不免问上几句,一晃大半天时间就过去了,你突然发信息说你在附近的新业广场等我,我是怎么都不信的,你那么虚弱怎么可能出得来,直到妈也发短信说你开车出去了,问我是不是找我来了,我正和同事说着话泪已经在心里决堤了。赶到新业广场,远远的就看见你坐在那,戴着鸭舌帽遮住因为发烧出汗打绺的头发,穿着那件黄蓝色的外套(前两天梦到你也是穿着这件),因为消瘦显得肥大,双肘撑着桌子没什么力气。见到我就笑了,说感觉还行,还非要去给我们的一对铃铛编个绳结,编了一个确实有点体力不支了才答应回去,等开车到家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在那之后我们两个又去了上海、杭州,因为治疗方案不定,对将来的未知和恐惧包围着我们、也把我们紧紧得拴在一起,形影相随、相依为命不过如此。那时我觉得只有和你在一起、看着你心里才是踏实的,因为排队挂号、出门买饭离开你一会儿都会觉得惴惴不安,干什么都尽可能快,想一直陪在你身边,不想让你等我。

      后来开始了按部就班的治疗,你大多时候在家休养,我也开始回去上班。我和你商量说我下班坐公交回家,你不同意,让我打车。你说这一天自从我出门就开始盼我下班,到了下班点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来,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我到现在都不敢想那到底是什么滋味...

      对不起,对不起,这次又让你等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还需要多久,只是怕此生太长。但也许我这里年复一年,你那边却可以光阴似箭,一年如一日。那么,到那一天,我来到你面前说:对不起,我又来晚了。你一定会对我说:没事,才一会儿而已...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李晶瞳网上纪念馆 网址: [复制] 收藏本馆 管理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 网上墓碑 | 生平简介 | 祭奠留言 | 纪念相册 | 纪念文章 | 关于本馆
Copyright(C)天堂网 www.tiantang6.com 版权所有.[联系天堂网]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