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俊山网上纪念馆
 
查看图片 查看图片
尹俊山
1923 ~ 2015
  苏显卿
1930 ~ 2016
 
到访:9727  墓地祭奠:206   留言:16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吃与住
东大桥  2022/11/24 5:09:00  浏览:14

洪晃说,那些吃不到一起的人,也住不到一起,吃到一起的人,才能住的到一起,由此引伸,抓住男人,就要抓住他的胃。
她讲的是通例,我也看到许多个例,吃不到一起,也能住到一起。
我家住筒子楼时,有一家人,男的是高工,60多岁,长得很有风度,玉树临风,待人热情。那时,电视机,电风扇还是奢侈品。他家有台9寸黑白电视,每到晚上,他将自家门打开,电视正对着走道,许多人到他家看电视,屋里坐满了,楼道里都站着人。如果有电影,他还主动告诉大家。
那时,北京的夏天很热,楼里其他人还在摇扇子去热时,他家的电风扇吹着徐徐凉风。我妈比较勤俭,说,买电风扇多浪费呀,摇扇子就行。不过,后来大家都买风扇,空调时,老妈也不反对时不时地用一下。
他妻子长得很精干,据说,在幼儿园当老师。私下有人说,她解放前是国民党大官的姨太太, 那人去台湾将她遗弃。文革时的说法,不能当真。她50多岁,从未生育,身材很好,长相虽老,但仍能看出,年轻时的美丽。
他们两人都是南方人,但也不能吃到一起。女的是浙江人,喜欢吃一些臭的东西,如咸鱼,咸菜,豆腐干等,这些男的不吃,不仅不吃,还不愿意闻。
筒子楼是公用厨房,6家共用。常见女的端着饭碗,坐在厨房她家的灶台边吃饭,边吃还边抱怨,说男的不让她做,她非要吃就在厨房里吃。说到生气之处,还说要离婚。
男的在屋里听得一清二楚,但不吭气。这种情况发生不止一次。后来,我家搬走,不知下文,估计不外乎是常打不离,打了就离两种结果。
我爸妈,也是吃不到一起,但也住在一起多年。我爸是北方人,我妈是南方人。经历和生活习惯绝对不同,吃上也满拧。 
老妈喜吃米,不喜吃面,不吃羊肉,老爸吃面,不愿吃米,嗜羊肉。多年的生活,我父母各自的生活习惯,坚决不改,谁也不顺从谁。尽管吃在一个饭桌上,也各吃各的。
从我记事起,老爸就吃独食。无论经济条件如何,我家的主食总是2种,米面都有,面食是专给老爸做得。 如吃涮羊肉, 老妈给自己开小灶,吃炒菜,最多在众人还未下羊肉时,涮几块子青菜豆腐粉条等。
我们探亲,在涮肉馆吃饭,老妈点的就是炒菜,也没吃好。我父母之间也有矛盾,但绝不是因为胃没顺溜。
老妈常夸老爸的话之一是,他不挑食,做什麽吃什麽,从未抱怨。这也是真的,我从未见过老爸,对饭菜指指点点的。
老爸爱吃,也爱喝,每天都要喝一点白酒。老妈总是弄好几个酒菜,看着老爸喝独酒---老妈有肝病,不能喝酒。他们如遇到自己喜欢吃的,也会让让对方尝尝,时间长乐,知道各自的口味,上了桌,直奔自己的主题菜,谁也不让谁,乐得独吞。
我父母大多数东西吃不到一起,虽然也呛呛,但也没离婚,携手走过了很多年。老了,感情反而更好了,更珍惜对方,老爸说要和老妈,白头到老。
我和丈夫也吃不到一起,不过,我不如老妈,心甘情愿地给老爸开小灶。我们的口味差别很大,他吃得我不喜欢,我吃得有些东西,他绝对不吃不闻。
看着父母的经历,加上婆婆的支持,我从结婚起,就没觉得要抓住他的胃,估计也抓不住。
刚结婚时,我做饭,他跟着我的口味吃,没多久他就受不了了。我刚开始还有些收敛,丈夫不吃内脏,不愿闻圆白菜,豆豉,酸菜的味道,尽管他说,你想吃就买。
我觉得,不让他感到不舒服。很长时间,我在吃上打折扣,牺牲了许多美味。我到超市,在卖下水,猪蹄的地方流连忘返,只看不买,狠狠看看解馋。
一度,超市里的冷冻猪大肠,价格比平时便宜一半,我看着不走,足站了5分钟。
丈夫将我在超市中的举止当笑话说给婆婆听,没想婆婆听后说,婚姻中,夫妻是平等的,在吃上,任何一方,都没必要为另一方做出牺牲。想吃什莫,就买什麽,不用管对方的态度。
我听后满心欢喜,以后就各自为政,吃独食,后来,发展到各做各的,因我的饭他做不了,他的饭我做不好。
每当我做圆白菜,豆豉,猪肚,猪蹄时,他捏着鼻子说,这东西拉出来,都比现在好闻些。我不理他,照做不误。
等他吃皮萨,面条,撒帕莫姜奶酪粉时,我说你这个,也不比我的东西臭味差到哪去。他头也不抬,也照吃不误。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纪念馆链接:
分享按钮
纪念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