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县长潘明光纪念馆
 
查看图片 查看图片
潘明光
1909 ~ 1951
  余文玉
1909 ~ 1941
 
到访:35793  墓地祭奠:0   留言:18

献花

点烛

上香

祭品

扫墓

献歌

留言

感谢二史馆!众里寻他千百度——(转载于民国大校场微信公众号)
潘叶挺  2021/1/13 22:39:00  浏览:21

      我叫潘叶挺,工作、生活在素有南国花城之称的广州。有心的读者可能会记得,2020年5月中旬,二史馆公众号刊发了我的寻亲文章《八十年沧桑 跨世纪追寻》。在这篇文章中,我讲述了自己与二史馆结缘并在此找到奶奶兄长档案的经过。之后,有一家南京媒体采访了我,发表了我的寻亲故事。
     之后,我收到很多读者朋友的祝福,你们热心转发我的寻亲心愿,让我感动不已。我将在二史馆刊发寻亲文章作为追寻奶奶娘家人的起点。为了表达谢意,我特别订制了一面锦旗赠与二史馆,向优秀的档案馆工作人员致敬。
    在忙碌的工作间隙和生活闲暇,我时刻关注着二史馆,毕竟我曾在这里收获良多。我说过,对于苦寻亲人档案的群众来说,二史馆的工作人员就像带来福音的天使,她们周到和贴心的服务满足了很多人的毕生心愿。比如我,与二史馆缘分颇深。
12月上旬,与二史馆刘老师联系时,得知又有关于我爷爷档案的新发现,我非常高兴。刘老师答应我当天寄出快递,请我准备查收。隔天一大早,我便赶到办公室查看,档案中有一张国民政府内政部和铨叙部为爷爷颁发的甄审证书,以及一份黎川县第一届参议会第六次会议决议文书。
     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档案中的甄审证书上有一张爷爷的单人照,虽然小且模糊,但弥足珍贵。这里我需要说明一下,我是在四十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爷爷长什么样子。第一次看到爷爷的照片,是在一个叫江西省黎川县的网站上,有人上传了一张拍摄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黎川县第一届参议会成立时的留影。找了乡下亲人再三确认,我才敢与合影中的爷爷“相认”。
     我跟二史馆刘老师沟通,请求帮忙继续寻找这份甄审证书上更清晰的照片。刘老师很爽快地答应,并在第三天一上班就联系我。刘老师高兴地告诉我:“潘先生您好,竟然真的查到了潘明光的照片,领导同意提供电子版给您,很快会寄出,请查收。”我一下子被惊喜团团围住,心也止不住地颤抖,赶紧回复道:“我太高兴了,感谢感谢!70多年了,这是梦里的事,感谢刘老师的用心”。
    不到一小时,刘老师再次来电告知:“居然又找到一张照片”。我心里一阵狂喜,恨不得立刻飞往南京,亲自到二史馆去。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盼了30多年,才在网络上看到爷爷的一张合影。而如今,二史馆一下找到爷爷的两张照片,这是自2013年以来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知道隔天一定可以收到二史馆的快件,所以当晚下班时我跟公司楼下的顺丰快递小哥阿福打好了招呼:快件一到就告诉我;因为我一早要出差。临近第二天中午,我查询顺丰电子运单,发现快件早上到了广州、预计下班前派到。也许老天爷也体谅我的焦急,下午两点半,快件提早送到!
    身在出差途中,我迫不及待地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照片,就请公司同事签收快件并帮我拷贝照片。照片中的爷爷是什么个模样?六年前,爷爷的旧属曾经这样评价:“潘明光作为东京早稻田毕业的大学生,学问很好,一手中楷毛笔写得相当漂亮。潘明光长得一表人材,为人也谦和、没什么架子,是一个很有才华和抱负的人。”
    以前没图没真相,只能听人转述,现在终于可以清晰地看到爷爷的容颜了。叮咚一声,第一张照片发过来,我点开一看,与甄审证书上的是同一张,不同的是甄审证书上的上半身多一点。这一张更清晰,在档案馆里存放了75年之久,还能保存得如此完整已经十分不错了。这张照片拍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中年的爷爷脸庞明净、温润如玉,眼神如此祥和明亮。
    紧接着,第二张照片发过来,我惊呆了。这是我根本没想到的——照片摄于1935年,当年爷爷26岁。年轻的爷爷穿西装打领带,帅气逼人。我心里发出一阵赞叹,家中只有伯父有此容颜。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爷爷已经从日本留学归来,并进入国民政府实业部任职数年,担任科长职务。根据历史档案,爷爷于1930年左右进入民国实业部,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这两张照片中的爷爷,身处两个不同的年代。从意气风发、年轻帅气,到历经八年艰苦卓绝的全面抗战,爷爷的人生经历也曲折跌宕,从中年的照片中可以看出一份成熟、沉稳和内敛。1935年,爷爷还在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工作。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爷爷回到江西赣州就任第四行政公署督察参事。1940年底,我的奶奶因难产在乡下去世,家中与奶奶娘家没了联系。故而有了我在80年后寻找奶奶娘家亲人的故事。
    看到爷爷照片当天,正是我父亲的忌日。父亲生于1938年,两岁时奶奶去世,可谓幼年丧母。由于历史原因,父亲与爷爷分隔两地,终生未再见面。家里没有爷爷的照片,成了父亲坎坷一生中的莫大遗憾。父亲离开人世已经15周年,在他生前我没有能力找到爷爷的照片,那时也不知道在二史馆可以追寻亲人的历史档案。但我想,父亲在天上会看到我为爷爷所付出的努力和恒心。或许正是他的一路护佑,才让我不断有收获。
    我的爷爷奶奶在20世纪20年代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同窗求学的两人成为恋人,经过几年恋爱,爷爷奶奶于1930年在上海《申报》刊登订婚启事,走进婚姻殿堂结为人生伴侣。日本侵略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也改变了我的家族轨迹。苦难贯穿了我父亲的一生,也给我家留下了无数的遗憾。上世纪的历史巨变,给无数国人留下了对亲人的思念、纪念和追忆。我想,爷爷奶奶也许会宽慰,虽然不能为他们做什么大事,但我心中保留着对他们的崇敬、也从未遗忘他们。
    我深深感慨:从二史馆所在的南京到我生活的广州,一份存有爷爷照片的快递不用24小时即可抵达;从上世纪中叶到2020年,潘家人等了70年才看到爷爷的单人照;而我祈盼爷爷照片的心已经静候了30多年。我找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终于在二史馆寻得亲人的照片。
感谢二史馆,我找到了爷爷85年前的照片!世界之大,大不过对亲人的思念;思念之远,远不过追寻亲人的足迹。希望二史馆能够造福更多百姓、了却更多人的平生念想!

      发表评论文章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登录|注册
分享按钮